多重因素致中国结婚率逐年走低 专家:国家应重视

2019-02-19 15:54:03 优游生活网
编辑:张冬冬

无名心中难免有些羡慕,不过也仅仅只是羡慕而已,毕竟相对于这些大势力的人来说无名做事也自由的多了,也不用受到束缚。“什么人,竟然敢在这里放肆!”这个时候里面的一群人面面相觑,没想到,竟然有人敢在这个时候上门挑衅。不过所有人也都不得不承认,这个环境对于无名来说太有利了,本来,这样的场景,对于双方来说都是一个限制,限制了帝辰的空间能力,但是对于无名也有限制,只是没有那么明显罢了。

这个时候众人才发现,这个高高大大,看着有几分凶悍的男子又是一个目中无人,狂傲无比的家伙,难道除了无名,其他天骄都不配当他的对手了么?而穆胜杰几乎是被公认的下一任执法堂的堂主,虽然执法堂还在日复一日的培养精英,有许多也被列为重点培养的对象,但是那些人都无法和穆胜杰相提并论,更多时候他们几乎也都是被当成是穆胜杰的住手来培养,几乎没有像样的对手。

  火车上的见闻(遇见)

图片来源:人民视觉

  虽然是冬日,但广州不太冷,尤其是拖着行李箱,挤了一阵子地铁,在人丛中穿梭、摩擦,浑身还有些燥热。岁末年初的时候,人们都拖着行李箱,背着大包小包,从城市的各个角落启程,急切地向火车站涌去。

  往年的火车站人山人海,进站口始终如一条条长龙,喊声、叫声里间杂着幼儿的哭声,此起彼伏。今年不然,车站将进站口“前置”,几十个口子“一”字排开,电子屏幕上清晰地显示着车次,人们坐哪趟车,就从哪个口进。精神抖擞的大学生志愿者耐心地为返乡心切的人们提供问答服务。如此疏导,秩序便井然,往年拥挤不堪的候车情形,几乎不见。

  我们往西去,西北。很幸运,“抢”到了卧铺票。一家三口,一上,一中,一下。我的中铺在邻车厢。先“安置”妻女,有一个行李箱很重,很大,我往下铺的座位底下塞,左塞右塞,进不去。我脱鞋踩住“小梯子”,往行李架上举,行李箱摇摇欲坠,我也摇摇欲坠,险些摔下来。一个壮小伙儿眼尖手快,迅速扶住,我顺势借力发力,行李箱妥妥地归位。我说了声“谢谢”,壮小伙儿说“不用”。我一扭头,他不见了。他的铺位不在这里。

  鱼贯而入的人们各寻各的铺位。一男一女边急着往这边走,边打电话,说的是乡音。我听了个大概,他们仨,上来俩,还有一个,还在倒地铁。这时离开车还有不到二十分钟时间,估计赶不上。他们在我们对面坐下,男青年与对方的通话还在继续。我也替他着急。春运一票难求,亲人赶不上这趟车,就要改签,但改签恐怕连硬座都没有,或者退票。退了票也再难买上,真是急煞人也。果然,直到列车徐徐启动,落下的人还没上来。但事情还是解决了。怎么解决的?退了票,直奔机场,机票有,但临时“抓”票,很贵。男青年说他姐姐花了两千六百多块,一进一出,多了两千多块。回乡的心,在乎成本,但钱,咬咬牙,来年再挣,没有什么能阻挡游子回家过年的脚步。

  对面的中铺空了。我问列车员,我可否调过来。列车员说你先睡,春运期间,票很紧张,说不定下一站就有人“抢”票上来,上来你们自己再商量。人家没赶上车,我却有了与妻女同处一“室”的机会。我心里高兴,脸上却得掩饰,我的快乐不能建立在人家的“痛苦”之上。

  午餐时候。一车厢,大多数人都吃桶装方便面。整个过道,都弥漫着方便面味儿。我们吃的是麻辣粉还有鱼罐头。餐车开始送饭。男青年买了两盒快餐,他和妻子一人一盒。

  小夫妻在惠州的一个镇上开餐馆,以川菜为主。吃是人类共同的话题,永远也不会过时。我以为他会炒的菜不是很多,没料,看到他手机里的菜谱,“喷绘”的海报,密密麻麻,好几张。我们吃过的川菜,他都会做,我们没吃过的,他也会做,还有很多菜名,我没听过。一个二十来岁的人,会做这么多菜,不简单。

  他是甘肃定西人,原来在乌鲁木齐的一个餐馆工作,在后厨配菜,去年到惠州创业,因为堂哥在惠州。餐馆规模中等,食客都是附近工厂的工人。做餐饮,熬人。有时候,有的客人一聊天就聊到晚上十一二点,只能等。我问他,你不是有营业时间?他笑了笑,哪有赶客人的道理?他们这种餐馆,招徕的都是回头客,他要是赶客,人家下回就不来了,一传十,十传百,可不得了。累是累点,但有收获。去年八月十五,他们一天的营业额就有三千块,除去成本,能挣两千块。

  镇上房价不高,我以为他们的理想是就地安居乐业,可他们却不想买房。他们的想法是趁着年轻,再干几年,等攒一些钱之后,回老家开餐馆。

  伴随车轮与钢轨的撞击声,我们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但有一句话,他说了好几遍,“千好万好,还是家乡好。”

  列车是绿皮的,“Z”字头,大站停。我“占”了“人家”的铺,心里不踏实。其他铺位,基本没有空闲。车快到长沙站时,已暮色四合,华灯初上。年轻的女列车员提前收拾好三大包垃圾,列车停稳,她提着两大包垃圾下车,放在站台的垃圾堆放点,在她返身准备上车提另一包垃圾时,我顺手提起垃圾袋递给了她。靠近车门的瞬间,寒风拂面,凉气袭人,冻得我打了个哆嗦。列车员的发丝也在风中飘舞。列车在长沙站停八分钟,时间很短。列车员刚上车,发车的“哨子”已经吹响了。

  年轻的列车员,是个勤快的人。上班时间,不停地忙活。一遍又一遍拖地,清理卫生间。面对我这个素不相识的乘客的赞扬,面对脏、累、苦的工作,她莞尔一笑,说:“这不都是应该做的嘛!”

  列车由广州始发,终点站是拉萨。进藏列车,区间长。春运人多,卧铺车厢还好,列车在抵达西安站之前,硬座车厢里,连过道都站满了人。晚上八点,是列车员换岗的时间。在餐车一角,老车长召集列车员开短会,叮嘱列车员,晚上值班格外重要,要确保旅客人身和财物安全;遇到突发情况,要及时报告。列车长最后问大家:“听明白没有?”列车员齐齐回答:“听明白了!”随后,列车员自觉交了手机,佩带对讲机,一个个矫健或倩丽的身影隐没于两侧车厢,开始守护一个个返乡人的梦。

  冬夜的温暖,伴随着车厢的“位移”,一路顺延。

许 锋

许 锋

在他看来,能让对方体面的投降,那就已经是他的仁慈了,但是眼前这个,竟然根本不领情,一点都不上道。尤其是两个侄子侄女,吃的满嘴流油,身上不断冒出股股清气,眼看着不用一会儿,就会自动打通任督二脉,进军先天了。

  《女儿们的恋爱》海涛落泪责怪沈梦辰

  芒果TV自制综艺《女儿们的恋爱》自开播以来受到不少关注,节目中频频露出姨母笑的程丽莎被网友戏称“是我本人”,同时在嘉宾们撒糖不停的攻势下,也催生了一大波“柠檬女孩”。今日第三期节目如约而至,节目中selina终于自我突破放下内心防备,“偶像剧情侣”杜海涛沈梦辰回忆过往双双泪崩,傅园慧遇见“最靓的那个仔”,任容萱再次“死亡”追问男方前任,四组嘉宾甜蜜苦涩各有滋味。

  张轩睿吉他弹唱打动selina selina打开心防:“算了,管他的”

  上期节目张轩睿selina海边游玩拍照,一起把泡芙吃出“巧克力齿”,让不少网友看的“满脸姨母笑”。但没想到的是,selina内心对张轩睿年龄、身份上的顾虑不仅丝毫未减,还坦白“我觉得你是脑子坏了才会喜欢我…”这让张轩睿萌生了“退出”的想法。本期节目,张轩睿再次袒露初衷,因为selina,他才会愿意参加这档节目,随后还吉他弹唱打动selina, 令她内心产生疯狂自由的想法“算了,管他的,开心就好”。在最新的约会中,张轩睿透露早有向Ella打听selina的喜好,并已计划好3天的行程,还为selina亲手调制咖啡,二人也初次合力体验陶具制作,感情日益增进。

  沈梦辰细数男友与前任过往 海涛委屈落泪不愿原谅女友

  被称为“偶像剧情侣”的沈梦辰杜海涛自节目播出后受到很多观众喜爱,杜海涛更被赞是“男友教科书”。在这期节目中,二人画风一转聊起了情侣间不可逃避的“雷区”DD前任。沈梦辰率先发问杜海涛是否跟前女友还有联系,不仅如此,还一连说出多个海涛与前女友相处的细节。当初介绍海涛与前女友相识的朋友,如今已是前女友的老公,对此海涛曾嘱托朋友“好好照顾她”。这堪比偶像剧的“狗血”情节,戳中了沈梦辰的泪点。

  然而沈梦辰情绪缓和后,杜海涛又不忍落泪,曾经在他手术时,沈梦辰忙于工作没能去医院看望,对此杜海涛始终“耿耿于怀”,坚持不肯原谅女友。但有趣的是,杜海涛玩笑称“手术醒后一直在说英文,伦敦腔,因为刚从英国留学回来”,原本伤感的氛围马上变得轻松又搞笑。

  傅园慧开启新约会 感慨“终于觉得自己是个女孩了”

  本周“恋爱小白”傅园慧将与第二位男嘉宾见面,傅园慧称其是“最靓的那个仔,眼神跟自己是能对上的”。但约会过后,傅园慧对嘉宾的了解却仅仅停留在“是搞摄影的”。不过,对于第三位男嘉宾,傅园慧是赞不绝口,了解对方曾当过兵后,兴奋大喊对方“男神,是自己欣赏的类型”,更感慨“碰到这样的男生我才觉得我是个女孩”。回想早前,傅爸就透露傅园慧喜欢主动的、有男子气概的军人,此次遇到符合她择偶标准的男生,难怪会毫不掩饰的展露内心的激动和喜欢。

  任容萱“死亡”提问再上线 一连三次追问男方前任

  节目上线后,任容萱凭借直率的性格圈粉无数。初见男嘉宾时就曾追问对方谈过几次恋爱,听到跟自己一样的次数时还忍不住跟对方击掌;第二次见面时不仅犀利发问“应该有很多人喜欢你吧?”,还称跟男生约会是“做坏事“。此次见面,任容萱“死亡”追问再次上线“你以前喜欢的对象是什么样子的?”系列来自灵魂的拷问让对方措手不及。同时,随着三次约会即将结束,男生的焦虑情绪也更加浓重。在超市购物时,男生全程紧张,加之没有买到心仪的食材,难掩失落,在做饭时更是手忙脚乱状况频出。

  Selina张轩睿的三日约会能否助力关系升级?杜海涛与沈梦辰还会解锁怎样的恋爱日常?傅园慧的第三位男嘉宾究竟是谁?三次约会之后,任容萱将会作出何种选择?今天中午12:00,芒果TV《女儿们的恋爱》甜蜜上线,会员抢先看!

“当然,现在不过是皇子之间争夺皇位而已,有圣境高手坐镇就足够了!”角木蛟说道,“如果皇子的力量太强,他们那个皇帝不也是要着急的么?”“轰!”一股猛烈的气势从二十三皇子的王府后院之中冲天而起,一股药香瞬间开始弥漫了出来。“嘭!”无名一把捏爆了血衣公子的身体,将他的元神从他的身体之中抓了出来,扔进了天辰镜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