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杉矶市长:贸易战令洛杉矶港及长滩港两成港口货运受威胁

2019-03-23 01:27:04 优游生活网
编辑:钟华丽

杨立欣喜,能力上的变化标志着他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修士阶段,就是不知他现在究竟到了哪个阶段。明朗大殿,在淤泥偏方一落,因为只要与岸边有距离,那也是非常远的,应为这里的妖王大殿是这里最为安全的。“我……”

而那长袍之中的黑衣人当然却也早知道这期盼已久的阴魂大阵失去作用,但是却也只能是困在眼前“劲敌”所以才会挺而走险,现在倒好一切都毫无作用。姜遇扔下了两千斤随石,最终敲定了这块石料,引得一众修士顿时紧张起来。

  行政复议受案量多质高

  □ 本报记者 张维

  3月21日,是司法部重组整整一周年。记者走进司法部行政复议与应诉局。

  大门向北敞开着,像是随时准备拥抱那些寻求“最高政府法律机关”复议的老百姓。

  老李就是一位相信“这里”能帮助他解决“拖了5年之久”问题的人。因为家里的土地被征后的赔偿款不合意,他风尘仆仆从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赶来。

  接待人员贾雅迪亲和力很强,柔声细语中透着有理有据。看过老李的材料后,她发现老李告错了,解释了几次,老李还是不太明白,贾雅迪便拿来一张纸,把老李的问题列了一张关系图,详细讲给他听。

  这边老李的事还在说着,又有两个人推门进来,她们一个是从江西来,一个是从湖南来,各有各的问题要求助司法部。

  “司法部重新组建后,复议的数量更多、质量也更高了。”司法部行政复议与应诉局局长陈富智说,这一年来直接接待复议申请人3316人次,共审结各类案件3227件,涉及行政复议申请人近万人。

  在审结的案件中,国务院行政复议案件2777件,直接纠错率达17.4%,部机关行政复议案件298件,直接纠错率达12.4%。行政复议与应诉局以自己的实际行动与效果,树立了国务院和司法部严格依法行政、敢于“刀刃向内”的积极形象,进一步增强了行政复议的公信力。

  在这些数据的背后,是陈富智所说的“昂扬向上的奋斗者姿态”。据他介绍,国务院行政复议案件涉及土地征收、食药品审批、金融监管、环境生态保护等诸多领域。“很多案件带有群体性,有的案件涉案金额较大、专业性很强。为保证办案质量,我们先后派出近40个工作组赴20多个省区市和国务院部门实地核查证据,严把事实认定关;通过局务会讨论等方式集体研究疑难问题,严把法律适用关;一旦吃准违法问题,不留情面,坚决纠错。”

  这一年,还有很多在“更高目标”“更坚定信念”之下的一系列大动作:摸清底数、凝聚共识,加快推进复议体制改革。司法部行政复议与应诉局在对各地开展复议体制改革试点情况进行全面总结评估并全面征求意见的基础上,对行政复议体制改革的具体方案作了进一步修改完善。

  充分发挥制度功能,全面助力法治政府建设。一年来,司法部行政复议与应诉局在个案纠错的同时,将关口前移,对办案发现的违法共性问题,通过制发意见书、约谈等形式责令整改。共下发复议意见书40多份,约谈20多次,促成有关地方政府和国务院部门全面规范征地各环节、集中清理与上位法“打架”或不符合改革方向的规范性文件。

  以推广行政复议工作平台为抓手,大力加强复议信息化建设。司法部行政复议与应诉局按照“数字法治?智慧司法”信息化体系建设要求,会同信息中心率先开发完成全国复议工作平台,整合了案件在线办理、数据分析研判等七个模块,最大限度拓展行政复议功能。

  拓展复议宣传渠道,努力打造“复议为民”的名片。为了让群众更多了解复议、信赖复议、选择通过复议渠道维护自身权益,司法部行政复议与应诉局积极采取多种方式讲好复议故事。

  对于年轻人来说,这一年的变化让他们振奋。在看到“复议发挥的作用更大了”的同时,行政复议与应诉局三处的年轻人韦巍还觉得视野更开阔了,“对个人的发展而言,这个平台自然是更宽阔了”。

  本报北京3月21日讯  

沈奇山,微微严厉道“不行,他要是喜欢你自然会来见你,这小子,要是还想要见你的话,没有一点醒悟诚意,我是不会让他再见到你的!”清歌比廖青轩更早认识无名,也或多或少的了解无名。

  《极挑5》提档录制黄渤黄磊将先后缺席 卫视季播综艺难逃收视束缚

  ■本报记者 陈 炜

  曾被誉为“国民综艺”的《极限挑战》,眼下似乎面临着前所未有的调整局面。

  继黄渤、孙红雷宣布缺席第五季首发阵容后,3月18日,黄磊在公众号表态称,自己也将与二人面临着同样的情况,因档期问题后续或难以完成全部录制,“三人将以轮班的形式不定期回归节目”。

  这也就意味着,虽然黄渤等人并未完全“退出”《极限挑战5》,但节目的固定成员难以聚齐已成定局。同时,目前有消息称,《极限挑战》系列总导演严敏也已离职,引发粉丝诸多讨论。

  而今年以来,伴随着“跑男”、“极挑”等多个老牌综艺的大幅调整,卫视的季播综艺格局,或将迎来新的变动。

  《极挑》阵容大调整

  3月15日晚间,《极限挑战》节目组正式官宣了第五季首发阵容,“极限男人帮”成员黄磊、罗志祥、张艺兴及王迅依旧在列,但黄渤与孙红雷却缺席了首次录制,新增迪丽热巴、岳云鹏及雷佳音三人。

  当日晚间,黄渤在微博就此事作出回应,称缺席原因为“各种工作安排,遗憾没办法准时赴约”,而孙红雷则表态称“由于工作的原因,这一季不能正常参与录制”。但两人在表述中均提及会“随时查岗”,似乎意指后期或将参与部分录制。

  3月18日,黄磊在公众号黄小厨的推送信息中表态称,黄渤与孙红雷不是“退出”《极限挑战》,节目的常任嘉宾(主MC)没有变过。其表示,是因为第五季《极限挑战》的录制时间临时调整至第二季度,导致在时间调配上出现一些问题。

  一方面,黄渤在去年执导《一出好戏》花费了大量时间,欠有一些片约没有完成;另一方面,孙红雷今年有3部电视剧的拍摄日程,所以二人在时间方面比较紧张。“他们只是暂时离开一下,不是整季都不在”。

  但值得注意的是,黄磊在此番解释中提及,自己与黄渤、孙红雷面临着同样的情况。即提档后的《极限挑战5》在录制日程上与《向往的生活》产生重叠,而鉴于后者是提前约定好的时间,因此黄磊本人在参与完《极限挑战5》的首期录制后,也将缺席后期的部分录制。

  “我跟黄渤、孙红雷后期可能是轮班制”,黄磊表示,加之还有电视剧的工作,之后会参与一、两次的录制,但从时间上来看完成不了全程。

  除成员变动外,有粉丝私下向记者表示,《极限挑战》前四季的总导演严敏似乎也已离职。在她看来,经过前期的经验积累,严敏从节目设置到后期剪辑都更了解观众喜好,而若其离职传闻属实,则可能导致节目模式转变、偏离受众口味、影响节目口碑。

  卫视综艺收视难题

  事实上,对季播综艺而言,嘉宾阵容出现更替已不是新鲜事。今年2月11日,老牌综艺《奔跑吧》官宣最新阵容,邓超、陈赫、王祖蓝及鹿晗退出本季录制,彼时,上述成员给出的解释均为“时间及日程原因”。

  有粉丝私下向记者表示,以“时间安排”为理由并不能服众,在其看来,此类头部综艺必然会提前与嘉宾续约敲定时间,从艺人角度,也会将这类工作排在日程的优先位置。而最终没有达成一致应该是有多方因素。

  目前来看,《奔跑吧》、《极限挑战》的官方微博下,仍有大量粉丝表示不满,称“怀念原本的阵容”、“没什么可看的了”、“对新MC没有意见,但换了任何一个人都不是原本的节目了”。

  有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类似《奔跑吧》、《极限挑战》等王牌综艺,经过连续几季的发展和积淀,已经成为大IP,拥有相对稳定的受众群体和节目模式,在商业表现和受众黏度上都能有很好的维持,也因此,会有观众对嘉宾阵容的调整产生排斥。

  但另一方面,她指出,对于季播综艺而言,除了成员因个人因素缺席录制外,节目组也面临着避免程式化、套路化的难题。“季播综艺容易陷入审美疲劳的境地,随着节目不断推进,如何在保有核心特色的基础上,产生新的看点,才是关键。”

  事实上,仍以《极限挑战》为例,有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表示,作为卫视综艺,其在监管层面有着更高的标准,包括宣传口号、游戏情节、素人嘉宾的选择等,都在做出调整。而在诸多限制下,最为直观的反映,即该系列的豆瓣评分从第一季、第二季的9.1分、9.2分,下跌至第四季的7.6分。

  与此同时,从收视表现来看,CSM52城收视数据显示,自第三季开始,《极限挑战》收视率下滑明显,其中,在第11期降至0.265%,当季收官之作的收视率仅为0.474%。而往前回溯,巅峰之时,《极限挑战》的收视率曾达到2.969%。

这里面最重要的原因,还是狩猎团,那段时间,十三户村圈养场的野兽出栏量很大,并且都是活着的野兽,销路非常好,价格也高,让我们十分被动。支持莫引胜出的修士顿时心里大定,以随员的实力,近距离观摩石料,有不低的把握能够切出奇珍来,胜率高出不少。这是真实的感觉,大人们下手很用力,嘴上却在说着是为他好,让他不要乱跑。若非有了一些把握确认自身处在幻境之中,姜遇的心境说不定就要被毁了。那些待他如同亲人般的村人,此刻出手无情,像是有不共戴天之仇一般,将他往死里敲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