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习近平的品格风范 ——读《习近平的七年知青岁月》感想

2019-01-17 11:48:45 优游生活网
编辑:宗亚男

姜遇将破石头从发髻上取出,虽然外观不像是任何一柄兵器,但它极度坚韧,至少也是道器那样的程度,只不过未曾交织出道与理,少了大部分威能。修行到了他这个地步,本该喜怒不形于色,任何情绪都难以支配他的理智,但是偏偏遇到了无名之后他总是容易冲动仿佛无名是他命中的克星一般。“无名今天你死定了,我一定要让你死的很难看!”王天盛冷冷的说道。

连姜遇三人都没有避过此劫,有人盯上了他们,七名天才,个个气质非凡,气息强大,脸上露出了冷笑,像是盯着猎物一般打量他们。“何出此言!?”独远目光一扫。

  面对三大巨变,乡村治理走向何方

  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乡村治理是其中重要一环。乡村的重要性,不仅在于其常住人口占比仍然很高,还在于2.8亿农民工以及城市户籍人口与乡村千丝万缕的联系;不仅在于直接和间接的人口比重,还在于乡村社会结构的复杂性,及其对全社会稳定的压舱石作用。

  乡村社会遭遇治理困境

  乡村治理在实现国家治理现代化中具有重要作用,然而随着社会的发展,乡村正在发生改变,转型与治理困境正困扰着乡村社会。

  首先表现在乡村的主体正在发生新的变化:部分村精英流失,部分村外来人口增加、甚至比例“倒挂”,农民找不到村干部,农村社会人口结构正发生着巨大调整。

  乡村治理的对象也发生了新的改变:村务的内涵与外延从过去“要粮、要钱、要命”,转变为土地和农房如何流转、村庄环境如何治理、集体资产以及补贴如何分配等新问题。

  由此带来新的治理困境,基层干部在工作中发现,“老办法不管用、新办法不会用,硬办法不能用、软办法不顶用”,并由此引发诸多矛盾。在许多村民眼中,“中央领导是圣人、省里领导是好人、市里领导是忙人、县里领导是坏人、镇里领导是敌人、村里领导是仇人”。

1月1日,广西桂林市龙胜各族自治县龙脊镇金江村、大寨村等民族村寨雪后美景如画。连日来,龙胜各族自治县普降瑞雪,洁白的冰雪把当地的民族村寨装扮成一幅幅美丽的乡村图景。图为大寨村雪景。潘志祥 摄
1月1日,广西桂林市龙胜各族自治县龙脊镇金江村、大寨村等民族村寨雪后美景如画。连日来,龙胜各族自治县普降瑞雪,洁白的冰雪把当地的民族村寨装扮成一幅幅美丽的乡村图景。图为大寨村雪景。潘志祥 摄

  三大变化影响乡村治理

  乡村治理为何会出现这些变化?是什么影响着乡村治理?

  第一,农民与土地的关系正发生历史性变化。

  改革开放初期,土地所有权跟土地承包经营权分离,把农民从集体统一劳动、统一分配的体制中解放出来,农民获得了自由劳动的时间。如今的“三权分置”则是把农民从“家家包地、户户种田”的情况下解放出来,让农民可以自由支配劳动时间,为农民市民化提供了制度基础。

  第二,农民与国家的关系也发生着历史性变化。

  在农业产业政策方面,实现了从“索取”到“给予”的根本性转变:农民曾长期通过工农产品价格剪刀差为国家工业化提供原始积累,2004年以后国家实行了粮食最低收购价等价格支持政策;农民曾长期为农业生产经营活动缴纳农业税,2004年起实行种粮农民直接补贴等多种补贴政策。另外,党的十六大以后,根据统筹城乡发展的新理念,我国不断地推出了新农合制度、农村义务教育制度、农村低保制度、新农保制度等。这些制度的实施,让农民跟国家的关系发生变化,实质上是把农业从工业化原始积累者的角色中解放出来,把农民从非国民待遇的地位中解放出来。

  第三,农民与村社共同体的关系发生历史性变化。

  我国早期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农户成为独立的农业生产经营主体,在农村经济社会事务中的地位和作用大大提高,村组集体虽然还要不同程度地承担集体公益事业,但政社合一的人民公社体制已不适应时代的需要。所以从上世纪80年代初期我国就开始改革,到1983年10月12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实行政社分开建立乡政府的通知》,废除人民公社,成立乡一级人民政府。这一改革的核心是实行“乡政村治”的治理新体制。这个体制在过去30多年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在未来,这个体制还将发挥巨大作用。

  由“三治”结合而至乡村善治

  面对上述正在发生的巨变,乡村善治如何实现?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坚持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那么,自治、法治、德治,各自需要如何去完善?相互又应怎么去结合?

  完善村民自治的核心是顺应自治功能的变化。具体而言,就是应推动村党组织书记通过选举担任村委会主任;全面建立健全村务监督委员会,推行村级事务阳光工程,推行村级小微权力清单制度;推动乡村治理重心下移,尽可能把资源、服务、管理下放到基层,继续开展以村民小组或自然村为基本单元的村民自治试点工作;大力培育服务性、公益性、互助性农村社会组织,积极开展农村社会工作和志愿服务,发挥新乡贤作用。

  另外还要看到,完善村民自治的难点是推进集体产权治理改革。从长远看,集体经济组织承担着很多公共产品的职能,应该交给政府;集体经济组织也承担着很多村民自治的功能,应该剥离出来交给村民自治组织。通过这两个剥离,把集体经济组织变为一个纯粹的市场主体,这是改革的方向。

  建设法治乡村的关键是要有良法可依。我们要树立依法治村、依法治乡的理念。从干部的角度讲,是要依法行政;从农民的角度讲,是要遵法、守法、学法、用法。

  当然,重视法治,有一个前提是要有良法可依。现在的农业法、农村土地承包法和土地管理法等一系列法律都需要修改(2018年底,农村土地承包法部分条款已进行修订,土地管理法修正案草案也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还有新的法律空白需要填补,如乡村振兴促进法、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法等。

  另外,要提升乡村德治水平。如果德治深入人心,村民就能形成牢固的共同价值观,在一些事情上容易达成共识,从而大大降低法治的成本,这是德治的奥妙所在。

  建议深入挖掘乡村熟人社会蕴含的道德规范,结合时代要求进行创新;开展好媳妇、好儿女、好公婆等评选表彰活动,开展寻找最美乡村教师、医生、村官、家庭等活动;深入宣传道德模范、身边好人的典型事迹,弘扬真善美,传播正能量。

  “三治”相结合,是乡村振兴很重要的内容,也是实现乡村有效治理很重要的思路。需要注意的是,在结合时要把握好自治、法治、德治的边界,自治为基、法治为本、德治为先,自治、法治、德治各有各的适用范围。(作者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经济研究部部长 叶兴庆)

城堡之上犹似无人一般,毫无反应,直到石暴堪堪来到距离城堡五十米开外之时,城堡顶部的圆形平台之上,这才忽然浮现出十余名黑衣大汉。杨立仰头看了看大汉,见他的胸前也绣有一朵祥云图案,这才将手中瑟瑟发抖的童子给放在了地上,整了整衣衫,昂首说道:“凌空师兄是你吧?我是无影师尊座下弟子杨立,才拜入山门没多长时间,有礼数不到的地方还请师兄见谅和指教。”

  张艺兴、蔡徐坤、陈立农、林彦俊等人歌曲迎海量关注,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旗下三大平台创多个纪录
  流量歌手集体发力,能否涤荡音乐市场?

  2019年一开年,音乐市场就迎来好消息DD陈立农和林彦俊的最新单曲《一半是我》与《刚好的伤口》在上线腾讯音乐娱乐集团(TME)旗下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三大平台后,迅速突破百万销量,《刚好的伤口》在上线1小时33分26秒后,成为了QQ音乐2019年最快突破钻石唱片认证的数字专辑。

  不难发现,近两年的中国乐坛新人辈出,前潮后浪更迭不断。在版权体系更加规范的时代,越来越多的新生代艺人形成迅猛上升势头,以优秀作品与强大实力迈入头部艺人阵列DD张艺兴、蔡徐坤、陈立农、林彦俊以及组合NINEPERCENT等,均凭借最新音乐作品在2018年迎来海量关注,创造了一个个纪录。同时这些流量艺人也都因为广受粉丝的喜爱,登上了跨年晚会的舞台。新京报盘点流量歌手们在2018年的亮眼成绩,探究其对于音乐市场发展的推动意义。

  成绩瞩目 流量歌手连创纪录

  流量,意味着高关注度与讨论度,而这种艺人自带属性也将赋活于其作品。2018年8月,蔡徐坤首张个人EP《1》正式上线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旗下三平台,刚刚上线就连破QQ音乐7项纪录,获得7个单项人气认证第一,日榜/周榜/总榜三榜第一,共10项人气榜第1位。2018年10月,可是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旗下三大平台销量榜单变更的重要时间点DD张艺兴的第三张专辑《梦不落雨林/NAMANANA》于10月16日开启预售一小时后,数据便突破41万张,到20日正式销售一天之后,销量合计突破75万张。这张包含22首中英文歌曲,涵盖嘻哈、电子、流行等多种音乐风格的作品已经稳居2018年度腾讯音乐娱乐集团销量冠军。

  提及2018年的“现象级”艺人,NINEPERCENT绝不会缺席。蔡徐坤、陈立农、林彦俊等成员的个人作品均在排行榜中占据着重要地位,截至去年11月28日,NINEPERCENT首张专辑《TO THE NINES》也在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旗下三大平台销售额合计突破1200万元。在音乐领域,年轻艺人的人气和实力均受到了大众认可。在由“高流量”到“高口碑”的转化过程中,张艺兴、蔡徐坤等歌手也相继亮相几大卫视的跨年晚会,缔造了一个个精彩的舞台。

  平台支持 强大资源助力推广

  在经历高流量的洗礼之后,艺人的长远发展更需要好内容的驱动,而好内容往往离不开平台的推广和支持。据悉,作为头部艺人极其倚重的售卖平台,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旗下三大平台一直不遗余力策划宣传发行战略,一方面宣传艺人新作品,另外一方面满足粉丝“听、看、唱、玩”的立体化需求。从为艺人举办新专首唱会、粉丝见面会等活动,到数字专辑营销与粉丝力量集结,平台方多次突破创新,找到新玩法,将艺人们的每张专辑、每首歌做到声量最大化。

  同时,在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三大平台中,不仅仅只有单一的“听音乐”功能,粉丝对“听”“看”“唱”“玩”等一系列的多种需求,均可在平台的各个板块和线下活动中得到满足。在这个过程中,音乐产业泛娱乐布局得到不断激活,重新焕发出光彩与生命力。

  据了解,在新的一年中,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将以强大的版权资源和更新鲜的玩法,为歌迷制造更多惊喜,打造一个真正的音乐社交娱乐生态环境。

  采写/新京报记者 杨畅

独远先前远远一见镇魔峰突变也是吃惊,蜀山镇妖塔是天界设置在蜀山仙剑派的权威象征,早有一柄神界之剑,蜀山剑镇压,此刻见沈月柔甚是担忧的神情,知道是她是担心其父母安危。“哼,欧阳力,这次饶你不死,还不遵令行事。其他一纵随我前去恭候摩诃迦叶尊者!”这位银袍狱空门护法僧人听此也只好作罢,当下再次命令道。也就是一瞬之间,何叶柔手中的利剑,化作长虹一冲而出,一下便阻挡住几十颗雷电光芒。可天空当中的雷电光球,也不是吃素的,它们三三两两,或聚或合,或左或右,时快时慢,无一不在避开利剑的光芒。